邪淫的禍報事例

◎李登,十八歲就考取解元,但此後一直到五十歲,都無法考中進士。向葉法師請示原因。葉法師便替他叩求文昌帝君指示。帝君命神吏拿李登的官籍,宣說開示,查李登出生時,天帝賜玉印,命中原本註定十八歲中解元,十九歲考取狀元,五十二歲官位做到宰相。但因十八歲得舉中解元後,暗中偷看鄰女,雖然淫事沒成,但卻將鄰女的父親冤枉入獄。因此上天罰他慢十年考取,並降二甲。可是李登隨後又侵佔兄長的屋地,乃至於訴訟。因此上天罰他再慢十年考取,並降三甲。又因李登後來在長安,姦淫一良家婦女,故又再罰更慢十年(前後合計已被罰慢三十年)。但最近又盜取鄰女,上天見他作惡不斷,雖然前世積福,今生原本命好,但一而再、再而三的犯邪淫、作惡事,如今,不但完全削掉他官籍命中的福緣,而且死期快到了。葉法師將上述文昌帝君開示的情形告訴李登,李登聽後,對自己一生的作惡多端,慚愧悔恨而死去。

◎《水滸傳》的作者施耐庵,書中寫了許多助長邪淫、偷盜和殺生的情節,如此誨淫倡盜。結果,施耐庵的兒子、孫子、曾孫,生下來全部是啞巴。報應十分可怕,奉勸知識份子,萬不可寫助長淫風殺戾的文章,否則非但害慘了許多人,更害慘了自己和子子孫孫。

◎王實甫寫《西廂記》,描寫男子偷情私會的情行,導致許多人見了就起邪思淫念。結果,書還沒完成,作者自己無法克制,嚼舌而死。

◎唐朝詩人元稹,見表妹崔鶯鶯長得絕世貌美,想娶她為妻,卻求婚遭拒。竟然憤而寫《會真記》,虛構他表妹和人偷情唱和,毀謗他表妹的名節,致使崔鶯鶯蒙垢千秋,而且又導致後世的讀者,學習偷情私會。結果,元稹死時痛苦萬分,而且死後屍體慘遭雷電焚燒的報應。

◎維揚某生,寫了一本淫書,剛寫完時,就夢見天神呵斥他。因此不敢拿去印刷。後來因為子夭折,家貧困,就把寫的淫書出版。結果,沒多久,兩眼變瞎,手長惡瘡,五隻手指糾纏相互扣牢,痙攣而死。—以上數例,都是寫作淫書的惡報,當知天地冥冥間有因果報應,絲毫不爽,讀者們當引以為戒,莫逞一時之快,致遭慘禍臨身。

◎一位做官的後代子弟徐生,年少才高,因見鄰女貌美,叫妻子引誘該女過門刺繡。有一天,徐生藏身繡塌後面,妻子假裝出去辦事,徐生因此強姦了鄰女。女方父母發覺了此事,逼令女兒自殺。其後,徐生每次進入科場參加考試,總見到該女披著血衣現身,因此徐生每回都無法考取,後來被亂兵所殺。

◎張明三隨著任官於瓊崖的父親而居,引誘指揮使的兩個女兒離家出走。暗中攜帶二女渡海私奔。女父在後急急追趕,張明三眼見快被追上,將二女推落海水溺死。過十年後,張的腰部得病,請姓孫的醫生診治,治後稍有起色,孫醫生便夢見自己被二個女人托拉下水,二女並說:「我們本是瓊崖人,今特來此索取張明三的命,你怎可阻擋我們報冤復仇。」孫醫生驚醒後,將所夢告訴張明三,而且不敢再為他治腰病。張明三感歎的說:「冤孽到來,我必危險了。」果然,第二個月張便死去。

◎劉堯舉為了參加考試,僱船上京,卻調戲誘淫了船主的女兒。當天晚上,劉的父母同時夢見天神說:「你們的兒子本來這次可以考取,但行為不義,已被天榜除名了。」結果考試後,閱卷官本想將劉錄取第一名,但又見到他的答卷格式不合,便不予錄取。劉大為悔恨,後來終身潦倒。

◎常熟縣錢外郎,見同鄉里中,有一婦貌美但家貧。便用計假裝好心,借錢給她丈夫,叫他到近海臨清去做賣布的生意。錢外郎因而得與該婦通姦。有一天,她丈夫出門後,因潮水退落,無法乘船,便折返回家。回到家時,正巧撞見自己的妻子被錢擁抱,兩人飲酒作樂。丈夫慚愧憤怒,立刻又轉回船中。錢外郎和該婦怕姦情醜事外揚,二人商議密謀,在夜晚時派遣佣人,扮作強盜,前往殺害了該婦的丈夫。此事被知情的族人向官府告發。兩人被捕並被判死罪。但錢外郎花了許多銀錢越級上訴,買通官吏。結果竟然免罪釋放。可是兩人剛踏出官府大門,忽然雷雨大作,錢外郎與該婦兩人同時被雷擊死。──通姦人婦,又殺害其夫,縱使花錢買得釋放,但天理昭彰,報應分明,冤魂纏繞,終究逃不過上天的惡報懲罰。從古至今,淫人又殺人者,必都受到極慘報應。犯此惡者,實在無異於拿刀自殺。故奉勸世人,萬萬不可造此罪孽。

◎張寶任成都府知府大人,見華陽縣李尉的妻子美貌,想占為己有,正巧李尉收人贓款事蹟敗露,張寶將李彈劾並流放嶺外,李尉在被逐嶺外的路上死去。張寶便重金賄賂李母,將尉妻娶過門,達到了他佔有人婦的心願。但不久,該婦生病,夢中見到李尉的魂影現身,婦即死去。張寶又夢見亡婦告訴他說:「李尉已向天帝訴冤,早晚會來取你性命,你要深居府內避開他。」張寶因此不敢出門。有一日黃昏時分,張坐在府堂上,遠遠地見到堂門外邊有紅袖向他招手,張以為是李尉的妻子,急忙下堂往前,卻撞見李尉的冤魂,被李抓著毆打,張寶口鼻出血而亡。—足見占淫人婦,又陷害人夫者,縱使位居高官,也一樣難逃報應。世人不可自認地位顯貴,杖財仗勢,便胡作非為,欺凌部屬或百姓,倘若如此,終將報應自身,求救無路。

◎清朝鳳陽汪生,在康熙年間,準備前往考試,家中從未開花的荷池竟開出並蒂二花,汪生一家歡喜,認為是將可考取的瑞兆。誰知當天晚上汪生因得意忘形,竟飲酒調戲婢女,並加淫污。次日清晨,見到並蒂蓮花已經枯折。而且汪生夜夢晉見文昌帝君,看到自己原本名列天榜,突然被帝君削去,雖然再三叩拜,卻也難以挽回。夢醒後,心知不詳,憂心赴試。果然三番應試,都無法錄取。只好垂淚返家。—花開並蒂,命中原有功名,卻因一念之差,身犯邪淫,因而功名被奪。榜名雖是天神所削,但論及因果,其實是汪生自己拋棄。因為,有敗人名節罪過,才會有功名喪失的報應。所以,這是自造惡因,果報自受,不可埋怨上天。讀者們若是有意求取功名,則不可自命風流,應當以此為戒鏡,保節重德。

◎明朝正德九年,玉山邑有一王生,在母喪期間娶媳,雙方事先約定,須等七七喪期過後,才能行周公之禮完婚,因此婦睡房間內,王生則睡亡母棺柩旁守喪。到了夜間,有人敲婦房門,婢女向婦稟告,以為是新郎來到,婦因此放其入門同睡(古時有許多嫁娶,僅憑媒約,男女雙方在未完成洞房之禮前,並不相識),這名男子到次日清早五鼓時分便先溜走,向婦說:「恐怕外人知道,說我有不孝之罪。」結果每夜都是如此。這名男子並向婦取走嫁奩金飾。王先在七七喪期滿後,準備了完婚的酒禮,雙方相談之下,婦才發現,原先每夜洞房同睡的男子,根本不是自己的丈夫,自己清白被騙、嫁奩被奪。婦傷心痛哭,發誓不願再活,立刻趕回娘家,將情形告訴父母後,便上吊自殺而死。王生準備將與先母同處埋葬,將婦棺引到墓地時,忽然天色大變,雷電交加,閃電纏住了送葬行列中的一個男子,並將他托到屍棺前下跪,這名男子竟是王生的堂哥,兩手捧著騙得的金銀嫁奩,跪著被雷電打死,身體立刻四分五裂破爛。這件事震驚了全縣邑的所有民眾。—趁人守喪,騙淫新娘,奪人清白,致人於死。這種男子,天理難容,除了在眾目睽睽下,惡行敗露,遭雷劈死外,魂魄也必墜入地獄,受地獄嚴刑之苦。

◎清朝順治年間,嘉興錢某,曾受聘同鄉某家當教師。該家大小於清明節時,都外出掃墓祭祖,只留下一個十七歲的女兒看家。錢某趁此機會,便誘淫了該女。後來該女有孕,肚子漸大,在父母責問下,吐露真相。鄉民們認為錢某還沒有娶妻,故到錢家說明,要錢某入贅成婚。錢某不但拒絕承認淫事,還狡辯說是女方自己做丟臉的事,賴在別人頭上。女方父母非常憤怒,回家後責罵女兒不貞,該女便以絲巾上吊自殺。後來,錢某時常夢見該女手抱嬰兒,現身站立床前。錢某登第後做江寧司理的官,不久鎮江有叛亂,抓到叛逆,交給錢某會同勘察。錢某趁機收取叛黨的賄賂,事被發覺,被判絞刑。在受刑的前一天,錢某又夢見昔日被自己淫害的該女,拿絲巾纏拉自己的脖子,第二天,錢某就被正法絞死。

◎明朝宜興有一開染料店的寡婦長得極美。一木材商人見了心喜,用各種方法討好寡婦,但始終無法得到她。因而設計趁夜間把自己準備販賣的木材丟了數根在寡婦家,第二天,便向官府告寡婦盜取他的木材,這木材商又花錢賄賂官府上下,對寡婦盡加羞辱,希望寡婦能跟從他。寡婦受了許多委屈,向家中虔奉的神明哭訴,夜夢神明告訴她:「已經派遣黑虎替妳做主了。」果然,過不到幾天,該木材商進山販賣木材時,突然跳出一隻大黑虎,將木材商的頭咬去。木材商一片惡心淫念,想佔有寡婦不成,反而自己落得無頭慘死的報應。可見害人其實是害己。

◎清朝嘉善學庠有一學生姓支,參加鄉試回家,告訴朋友顧某說:「我神魂恍惚,好像被陰邪作祟,希望能請和尚來為我懺除以往的罪孽。」顧某便去請和尚前來探視。支生突然發狂,以完全不同人的聲音說出:「我含怨三世,到今天才能報復他。」和尚問有何仇恨?該冤魂藉著支生的口說:「我前世時是他的屬將,他是主將姓姚,因窺知我的妻子年輕貌美,企圖奪佔我妻,便派我出兵征敵,將我陷於死地。我妻因此自刎而死,全家骨肉離散。他後來為國死於忠義,我無法報仇。再世時,他又當高僧,我又報仇不得。第三世時,他當宰相,因有政績,福祿保護著他,我仍然無法報仇。到了今生,他原本註定有功名,但最近犯了邪淫罪業,功名文昌削去,我才總算得手,可以報仇。」顧某聽了,代替朋友懇求說:「請你放過他吧!怨家宜解不宜結。」該冤魂說:「我憤恨難消,絕不放過他。」支生竟因此全身顛踣搖擺而死去。—圖染人妻,陷人於死,雖然經過三世,依然受冤魂報復,因果報應如此可怕。故世間眾生,千萬不可造惡因,尤其淫、殺二業是罪中之重,故萬萬不可犯淫業,不可造殺業。以免果報臨身時,後悔莫及。

◎貴州省某生,每次參加官試都落第。因此乞求張真人為他查天榜,真人伏桌代查,神明批示說:「此人原有功名,但因盜淫嬸親,故功名被除去。」某生辯說並無此事。結果神又批示說:「雖無實際行為,但有盜淫之心。」某生十分悔恨,因他在年輕時,見嬸嬸貌美,確實曾動過邪淫的心念。—淫念生起,雖無事跡,但功名已失。上天察看人心,有如電光分明。世人不可不慎,惡事莫造、惡念莫生。

◎嚴武,年輕時與一軍官是鄰居,見到他女兒美麗,千方百計引誘,終於兩人一起私奔逃走。軍官告到朝廷,朝廷便下令追捕。嚴武懼罪,殺死該女,企圖滅跡。後來嚴逃往四川省居住,忽然得病,見到該女冤魂前來索命,女魂說:「我和你一起私奔,雖然失德,但也並沒有辜負你,卻被你殺害,你真是殘忍,我已經告到上帝,准許我明天復仇。」第二天清晨,嚴武果然死去。

◎江寧差役劉某,告訴一位被收押監禁的犯人,他的罪必須繳納十餘金才能釋放,劉某又見該犯人的妻子有姿色,想加以姦淫,婦因念及丈夫的性命安危,勉強從命。並且將賣女兒所得的二十金都交給劉某,做為贖罪的費用。誰知劉某竟將二十金私自花用,並沒有代為繳納官府。過了幾天,婦見丈夫仍然被押,沒有釋放,託族人打聽消息,才知贖金被差役劉某私吞。婦將情形告知丈夫,丈夫傷痛而死。過了十天,差役劉某突然寒熱交攻,自言自語的說:「某人在東獄告我,馬上要審判。」接著跪地哀號,自說該死,並說因為自己慣於說謊欺人詐人,舌頭將受地獄鐵鉤鉤刑,一會兒,劉某將自己舌頭伸出數寸,用牙齒一咬粉碎,血肉淋漓而死。

◎宿松楊某,在學庠中很受器重。楊某私下供奉關聖帝君十分誠敬。有一夜夢見關帝賜予方印,因此自信當年科考必可考取。不料楊某後來竟在樓下姦淫了一良家婦女。考試結束回家,又夢見關帝向他索回方印,楊某問帝君:「印已經賜我了,為何還要索回?」關帝說:「不止要索回印,而且兼要索你性命,你在某月某樓下所犯的淫惡,難道還能心安嗎?」結果不到一個月,楊家父子都相繼死去。—對神明虔奉誠敬,固然是好事。但世人萬不可自以為有神護祐自己,因而驕傲作惡,否則豈非陷神明於不義?如此作惡,罪孽更重。神明只對清淨存心,積善積德的人賜福。故世人倘若犯了《太上感應篇》中「指天地以證鄙懷,引神明而鑑猥事」的行為,則是污辱神格,罪過不淺,不但得不到神明的護祐,反將因罪上加罪,而自招惡報。

◎明朝正德年間,有一秀才姓符,死後托夢給兒子說:「我因生前犯了邪淫,明天將投胎到南城謝五郎家做狗,希望你能做善事,為我懺悔罪業。」剛說完,就有一鬼用白皮蒙住符秀才的頭,悲啼而去。秀才的兒子驚醒後,第二天便往謝五郎家,果然謝家母狗生了一隻小白狗,便將它買回來,而且廣行善事為白狗懺悔,經五六年後,狗突然絕食而死。又經過一個月,符家丫環突然像中邪一般,大聲說話,有如秀才,並把家人全部召來說:「我因十八歲時,經過兄嫂房間,嫂嫂指環落地,叫我撿起,我因此動了淫念,後來彼此談笑風生,幾乎破了節義。嫂嫂竟病死,我也覺得神思昏亂,第二年即死,被鬼卒押到謝家投胎做狗。現因你為我行善有功,罪業得消,我今將往山東趙醫士家做第五個兒子,行前回此,附丫環身話別。」說完,丫環跌倒在地上,清醒過來。

◎雲間人呂某,是世家子弟,平時縱情淫慾,就連一家大小女婢丫環也都好淫成病。後來子女幾乎都病死。家庭又因訴訟破敗,屢次遭受官刑。呂某到了中年因困窮潦倒,寒不得衣,飢餓無食,房屋破漏,病重沒人看視。死時也沒有棺材覆身,遍體長滿蛆蟲,十分淒慘。看到的人無不搖頭歎息。

◎清朝康熙年間的癸酉科進士考試,有一考生接了考卷,忽然見到鬼魂,跟著自己進入考場號房。該生整夜驚慌哭泣,全考場的所有考生,也都為之不安。到了考試的第二晚,鬼魂附前掐住該考生的頸子,該生大聲呼叫救命,並又大聲自言自語地說:「某年我到湖北省,喜歡了一女子,騙她還沒結婚,可以娶她為妻。該女因而獻身給我,又送我金銀。等帶她回家後,家中原配妻子不肯容納,該女竟因此死去。現在她來討命,我不能活了。」說完後,又不斷乞求饒命,過了一會兒,就沒聲音動靜了。鄰號的考生呼叫看守考場的軍兵探視,見到該生的脖子,被自己考試用的毛筆上的紅繩纏繞而死。—南陵丹桂籍批示說,這是私害了一女子的報應,必使他進入考場而死,又必使他自言自語說出原故而死,又必使自己的醜事被全考場的所有考生知道而死。可見上天顯示邪淫的報應,是十分痛切警惕的。深望世人絕不可犯下淫惡,害人又害己。

◎明朝荊溪地方,有一富一貧兩人是朋友,貧人的妻子貌美,富人企圖奪佔,設計向貧友說,有某處可讓他們夫妻投靠生活。富人準備了舟船,帶著貧人夫妻出門,船行到靠山邊時,富人叫貧人的妻子守船,詐稱要先與貧人一起上山拜訪投靠處,結果竟把貧友引到樹林深處,拿出斧頭將貧友砍死。然後假裝哭泣下山,向貧妻說老虎咬死了她丈夫,帶貧妻上山尋屍。到了山林時,竟強抱貧妻,企圖姦淫。貧妻抗拒不從,突然出現了一隻老虎,將富人咬走。貧妻驚慌走避,以為丈夫一定死於虎口,十分悲恨。突然見一人哭泣而來,竟是被富人砍死卻活轉過來的丈夫,兩夫妻各自訴說遭遇,轉悲為喜的回家。

◎餘杭有一姓張的商販,到金陵做生意,客居旅店。有一婦自稱是鄰居,與張通姦相好。過了多日,張暗訪鄰舍,並無此婦,疑心責問,該婦說:「沒錯,我是一個有事情想拜託你的鬼魂。有一位叫楊樞的,不是你的同鄉餘杭人嗎?」張說是,婦咬牙切齒的說:「他是一個負心無義的人。我本是娼婦,與楊樞相愛,兩人誓盟生死結為夫妻,我並交給他所有的積蓄。後來他告別,竟不來娶我,且另娶別人,我因此含恨而死。這間旅店便是我從前所住的舊宅,我盼望能隨你到餘杭,察看楊樞的新婦究竟是有多好?」張姓商人答應了,帶她同往,到了餘杭後,鬼婦便向張辭別,自己前往楊樞的家。正巧楊樞生日,做壽請客,在壽宴上,楊樞暴死,所娶的妻子也重病幾乎死去。張姓商人聽到這個消息,大為驚訝。

◎張安國,文才頗好,卻輕視道德、行為不檢。曾姦淫了一鄰家女子,導致該女死於非命。後來張去應考,主試官對他的文章非常讚賞,想取做榜首,突然聽到半空中傳來叱責的聲音說:「那有淫人害人的人,可以做榜首的。」主考官聽了倒在地上昏迷,等醒來時,看到桌上所放的張安國文卷,已經撕裂得粉粹了。放榜後,主考官特別召見張,告訴他沒被錄取的原故,張安國因此慚愧而死。

◎明朝晉江人許兆馨,是中舉的舉人,有一日路過尼寺,喜歡上一位年輕的尼姑,便依靠權勢,強行姦淫。第二天,許兆馨竟忽然咬斷了自己的舌頭而死去。

◎滁陽縣人王勤政,和鄰婦通姦,彼此並約好準備私奔,不料該婦竟因此殺害了丈夫,王聽了十分驚駭,立刻獨自逃跑,逃到七十里外的江山縣,以為災禍可以脫身了,感到飢餓,便進入飯店準備用飯。誰知店主竟為他準備了兩人用的飯菜,王向店主說:「我一人而已,為何準備兩人份的食物?」店主說:「難道這位隨你一起來,在你身邊的披髮男子不是人嗎?」王大驚,知道是怨鬼隨身,因此便到官府自首。王與鄰婦兩人同時受死伏法。

◎鉛山地方有某人,見鄰家婦美,挑逗不成,便趁著鄰婦的丈夫生病臥床,且天大雷雨的昏暗之時,穿著配製的兩翼花衣,跳進鄰家,手持鐵鎚擊殺了鄰婦的丈夫,然後再跳出,讓人都誤認為鄰婦丈夫是被雷打死。後來便叫媒人往求娶婦,婦因貧困,只好答應改嫁,兩夫妻感情不錯。有一天,婦整理衣箱,發現了兩翼花衣,覺得製作怪異,丈夫便得意的自己說出以往穿花衣假冒雷神,擊殺她前夫的事。婦假裝一起說笑,等她丈夫出門後,婦便抱著兩翼花衣,前往官府控告自己前夫被殺的實情。官府捕押兇犯,判處絞刑死罪。在絞刑當天,天雷大震,頭被震落,肢體裂而死。──為了奪取人妻,假冒雷神殺人,雖然計謀得逞一時,終究天理昭彰,事蹟敗露,自己反而真的遭雷震殺,身首異處。可見造下什麼樣的惡因,必然就會償受什麼樣的惡果。因果報應,世人不能不信。

◎宋朝江西省南昌縣,有一對雙胞胎兄弟,長大後不論相貌聲音都十分相似,兩人也都各生一子,命運遭遇也大多相同。但是,到了三十一歲時,兄弟二人一塊到省城參加鄉試,寄宿在一家旅舍,鄰居有一美豔寡婦,先去挑逗做兄長的高孝標,但被孝標端正的加以斥責拒絕。孝標並因此先訓誡其弟高孝積,吩咐孝積,如果鄰婦前來引誘,不可接受,以免敗德。孝積表面上接受其兄長的勸誡,暗地裏卻竟然假冒兄長的名義,與寡婦通好,縱行淫慾。不但騙寡婦說,等考試得中,必來娶她,而且又騙取了寡婦的所有財蓄。兩兄弟此時在德行上,有了很大差異。結果放榜,兄長考取,弟弟落弟。兄長高孝標又於春試後,考取進士。寡婦以為與自己相通,約定婚嫁的是高孝標,但久久不見前來迎娶。便在病中寫了一封信給孝標,痛恨的責罵無情無義。孝標接到信後,責問弟弟,才知是弟弟孝積假冒自己的名義與寡婦相通相約,乃教訓弟弟悔過向善。可是這時,寡婦已經鬱恨病死。第二年,孝積的獨子戲水中淹死,而兄長孝標的兒子卻安然無恙。孝積傷慟兒子夭折,眼睛哭得變瞎,潦倒又絕後,不久也跟著死去。兄長孝標卻能獨享富貴長壽、子孫滿堂、福報圓滿。—兩兄弟原本運途遭遇都相似,但下場卻差異極大。可見命運並不足以依恃,重要的是自己是否能守節守德行善。如果犯了過錯,能痛自改悔,力行善事,應當還能挽回造化。若還不能悔過行善,那恐怕就真的要像此例中的高孝積了。

◎清康熙年間袞州屬縣有一鄭生,愛慕舅家的女兒美豔淑惠,因此求婚,卻被舅家拒絕。鄭生便賄賂舅家婢女,取得舅女的睡鞋和香囊,並以此散播謠言,說舅女和自己已有淫行,企圖使舅女嫁不出去,自己便可求得。舅女得知毀謗她名節的謠言後,憤而切腕自殺而死。女父告到官府,官府收押鄭生,明白案情後,判處鄭生受五刑而死。

◎江南有一書生,文思敏捷,但平常喜歡談論人家閨房淫事,某年去參加官考,忽然見到自己的答卷上,出現「好談閨閫」四個字,該生急忙用手擦去,結果擦破卷紙,因而無法考取,潦倒終身。—談論淫事,容易引人遐思,甚至害人犯淫失節,有助淫之罪。故君子除勸人戒淫守德外,不談閨房淫事、不笑謔淫語,以免損害陰德。

◎明朝江蘇省有一姓秦的書生,十分博學多才,精通詩詞樂府,但做人輕薄,尤其喜歡譏笑諷刺別人。看到人長得不好看,便立刻寫一首詩諷刺,聽到別人做事可笑,立刻就吟出一首歌嘲笑。得知鄰居閨房中事,便做十首黃鶯詩相送,繪影繪風,流傳遠近。因此常被人向官府控告他損人名譽、傷人名節。但卻始終不加悔改。到了晚年,忽得瘧病發瘋,自己吃自己的糞便,拿刀刮自己的舌頭。家人為防意外,將他鎖在房內。卻竟然把自己的舌頭咬爛吞吃,臭氣散出房外。後來撞破窗戶,拿斧頭砍死了自己。—此例是自己造下口惡業,自己遭受口惡報的實證。世間有許多人不修口德,一張嘴伶俐傷人,以惡毒的話語,或刺傷人、或嘲笑人、或欺壓人、或詐騙人、或挑撥離間、或毀謗賢善、或污人名節,乃至於以一張嘴殺人、陷人於死地,導致一張嘴巴造下無邊罪業。須知萬般帶不去,唯有業隨身。世人當自我勉力,常說溫和慈悲語、常說善德益世語,無論是對自己家人或一切人,皆當如此。倘若依靠自己有財有勢,便常用嘴巴欺人、淩人、傷人、害人,則現世報應正好如同此例,來世也必然會遭受惡口的無窮苦報。

◎李叔卿,做官清廉謹慎,卻遭到同事孫巖嫉妒。孫巖為了毀謗叔卿,竟然散播謠言,對眾人說:「叔卿空自有名,我看他卻只是狗豬。」眾人問此話怎說,孫巖便無中生有,竟然捏造說:「叔卿妻妹和男人有通姦淫私。」這個謠言竟傳於遠近,叔卿得知,想問妻妹,又不便開口,不明不白受此謗辱,憤恨難忍,結果鬱憤而死。妻妹聽到了這件事情及謠言,也大為驚訝痛恨,上吊自殺而死。在兩人死後,不到幾天,雷雨十分暴烈。孫巖被雷電纏托到叔卿的家門前,活活被雷打死。孫巖的屍體在埋葬時,葬土和棺木再度地被雷電劈開,屍體暴露野外。—只因一念嫉妒,竟造謠毀人清譽、謗人名節、害人性命,實在是罪惡深重,無怪乎上天降下重報,以天雷兩度擊身又劈屍。孫巖以一張嘴害了兩個人的名節和生命。但報應如山,孫巖也因此以一個身體兩次被雷劈打,真是惡有惡報。世人當引為戒鏡,不可造謠言、不可毀謗他人的名節。

◎壬子年浙江省官試考場,夜間有一婦人遊走場內呼叫東陽王二,全場考生害怕,有人拿火燭來照,卻又不見,場內依號尋找,果然有一叫王二的考生,眾人責問他為何考場會出現鬼怪。王二想了很久,說自己數年前曾和同鄉族人聚在一塊談話,在談到村中有一寡婦為亡夫守節的事時,自己以為難信該婦能守節,竟向族人說了一些戲謔謗語,傳到了該寡婦的耳中,寡婦不堪受人毀謗戲辱,氣憤而死。王二向考生們說了原故後,自己也害怕,不敢考完試,自行先收拾離開考場。結果剛出考場,便在階道上跌倒,被扶到寓所,第二天清晨竟不治死去。—可見隨便亂說話,也會產生無窮之害,尤其有關別人名節的事,更加不可輕易出口。

◎藍潤玉,年二十歲,就已頗具才華,而且儀表出眾,同學都期許他能高登朝堂。藍某住家隔壁是尚書家,尚書的女兒才貌絕佳,藍生偶然遇見,便不斷渴想,且在隔牆下挖空半塊磚,每日偷看,達半年之久。後來尚書女出嫁,藍生無法再偷看佳人,就寫長相思詞,被來訪的一同學看到,將該淫詞丟入火堆燒掉,並告誡藍生,不可告訴別人偷窺鄰女之事,否則將大壞陰德,藍生不接受勸告,反而譏笑該同學迂腐。後來入場參加考試,藍生夢見自己的眼睛被神明挖去,醒來後兩眼疼痛,好像針刺,兩眼張不開,無法下筆,竟因此繳白卷,而且回家後眼痛不止,兩眼終於瞎掉成盲,反觀當初毀去藍生所寫淫詞的那位同學,在這次官考中,考取第一名榜首。

◎江蘇省有某家公子,想姦淫一寡婦,同窗朋友便為他設想計謀,約定某日前往。到了該日,公子的父親夢見神告訴他說:「你兒子本來可有功名,但因心術壞,功名完全削去,至於為你兒子設計謀害人的該友,應當斬腸死去。」父驚醒後,便到學堂,果然看到兒子的朋友哀叫腹痛而死,而自己的兒子也漸漸發瘋,披髮走在街上,終於無法救治。

◎清乾隆年間的進士皇甫某,在被免官後,講學於麗澤學院,後來夫妻兩老,困頓而終。皇甫某曾將自己的遭遇向人訴說如下:「我中進士後,曾任縣太爺,當時縣裡有一門生,有才無德,在考中舉人後,嫌自己訂婚的妻子貧窮,想要退婚,正巧該女得了肚子腹脹的怪病。某生便到縣衙向我控告未婚妻不貞有孕,請求斷離婚約。」當時我派人拘訊次女,並且不問是非,不容許該女辯明,就隨便認定該女不守貞操,結果該女為表示清白,竟拿出刀子把自己的肚子剖開,證明肚內無胎兒,該女因剖腹而死。這件事情被朝廷查知,便判某生死刑抵罪,而我的官位也因此被罷免。我原本有一子,已到了讀書成長的年紀,無奈卻在大白天裡,看見被冤死的該女現身,因而死去。現在我兩夫妻年紀老邁,卻沒有半個子女可以依靠,將來只怕要做個沒人祭祀的鬼魂了。我所遭受的報應,也是很酷烈的了。」—做官的人,如能慈愛百姓,為民救苦察冤,公正而寬厚,則可以修積無量陰德。但如果像此例中的皇甫某,身為父母官,卻不恤民怨,胡亂判案,依仗官勢,害得女子以清白之身,卻無辜名節受謗而冤死。落得自己丟官又絕後,困頓終老的報應。所以做官的人,在審判案情時,務必要清明公正、仁慈寬厚。尤其事關百姓的名節和生死時,更需倍加謹慎,以免一念之差,誤民害民。若能慈民,相信福祿壽將可綿延增厚的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rriel316555 的頭像
arriel316555

arriel316555的部落格

arriel31655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