賄酪削官&吞眼噎亡&
酷吏身潰 編輯室
賄酪削官
  魏釗,廣東人。嘗往夷陵驗屍,道經某鎮。有鄉官徐少卿名宗者,素奉梓潼神,夢神告曰:「明旦本府魏推官過此,前程遠大人也,可預識之。」明日伺之,果至。徐乃修敬而謁款焉。魏去不數日,徐復夢神曰:「可怪魏釗受賄四百金,故出人罪,使死者含冤之極,上帝已盡削其祿壽矣!」徐甚嗟訝,遣人蹤跡其事,果然。未幾,丁母憂。起復候補,卒於京邸。(選自德育古鑑---救濟類上)

譯文:

  魏釗是廣東人,曾經前往夷陵驗屍途中,路過某鎮。當地有個鄉下小官徐少卿名字叫徐宗,平素供奉文昌帝君,他夢見文昌帝君告訴他:「明天早上魏推官路過此地,這個人前程非常遠大,你可以預先去認識他。」第二天,徐宗真的等到魏釗,於是徐宗準備美食,恭敬慎重的款待他。

  魏釗離開幾天後,徐宗又夢見神跟他說:「真是奇怪!魏釗接受別人的賄賂四百兩黃金,故意把有罪的人判成無罪,使死去的人含冤莫白,玉皇大帝已把他的官祿削去,並且減他的陽壽。」徐宗醒來甚為訝異,派人查詢此事,結果竟和夢中神所說的相吻合。不久,魏釗母親過世,他在等候派任時,死在京城裡。

吞眼噎亡

  羊道生,為邵陵王參軍。其兄海珍,任溠州刺史。道生乞假省之,臨別祖送。見縛一人於樹,乃故部曲也。見道生,哀請云:「溠州欲見殺,乞垂救濟。」道生問:「汝何罪?」曰:「造意逃叛。」道生便曰:「此最可忿。」即拔佩刀,刳其眼睛吞之。須臾,海珍至,又囑決斬之。坐席良久,方覺眼睛在喉內,噎不下。索酒嚥之,頓盡數杯,終不能去。轉覺脹塞,遂不終席而別。在路數日死。(選自德育古鑑---救濟類上)

譯文:

  羊道生在邵陵王手下當參軍,他的兄長海珍擔任溠州刺史。有一天,羊道生請假前往溠州探望兄長,臨別時兄長為他餞行,在途中看見有個人被綁在樹上,仔細一看,原來是他以前的部屬。
  那人一見羊道生,趕緊向他哀求:「溠州刺使要殺我,求您救救我。」
  道生問他:「你犯了什麼罪?」
  那人回答:「我動了念頭想要逃跑、反叛。」
  道生一聽就說:「這是最令人忿恨的事!」立刻拔出佩刀,挖出那人的眼睛,還把它吞下去。不久,兄長海珍到了,便吩咐手下把那人斬首。
  羊道生坐了好一會兒,才感覺剛剛吞下的眼睛哽在喉嚨裡,嚥不下去,便向兄長索酒喝,以吞下眼睛,連續喝了好幾杯,始終無法嚥下去。接著覺得喉嚨腫脹塞住不通,結果酒菜還沒有吃完就起身告別,在途中幾天後便死了。

酷吏身潰  

  明池州邵道,充郡皂。索取財物,滿意則喜,否則拳毆之。官命行杖,極力施刑。立斃杖下者,不可勝數。後得異病,手足窘束,全身腫決如板痕,片片爛下,痛不可言。因呼曰:「善惡終有報,橋南看邵道。」卒至皮肉俱盡,餘骨在床,方絕。(選自德育古鑑---救濟類上)

譯文:

  明朝時,池州有位衙吏名叫邵道,向人索取財物,滿意就很歡喜,不滿意便拳打腳踢。執行勤務時,縣官命他杖刑犯人時,他就很用力的打,所以死在他杖下的犯人,數都數不清。後來他得了怪病,手腳僵硬好像被綁住,全身腫脹好似被木板打過的痕跡,一片片潰爛,痛得說不出話來。因此他覺悟地大聲說:「善惡到頭都會有報應,看看我邵道就是活生生的例子。」最後皮肉都爛掉了,只剩下一把骨頭在床上時,才氣絕身亡。

《 按語 》

  執法者須存心仁厚且守法公平,不能因慈悲心而忽略少數人的權益或執法不公正,所以判官並不是一味從寬就好,這是婦人之仁。況且魏釗受賄故意讓殺人者無罪,是出自於私利心,並不是基於慈悲心,對於死者及其家屬沒有同情的心,這是沒有考慮到雙方及整體,此舉將影響人民質疑國家法律的公平性,並造成收賄風氣,以及有錢人就敢殺人,影響的層面是很大的。而死者及其家屬受冤屈無法平復,怨氣很重。因此,這也就是為什麼魏釗所受的果報會這麼重。  

  佛法中談造業與否,不能只看動機而已,還要看結果及影響性。舉個例子:高屏溪曾經被有機溶劑污染,去偷倒的人大概也沒想到他闖的禍這麼重,心想倒到河流裡沖下去就沒事了,沒想到河水抽到自來水廠,家家戶戶打開水龍頭,水臭得不能用。雖然他不知道會產生這麼嚴重的後果,不能說他就沒責任了,後面產生的影響很大,果報就變得很大。

  羊道生與邵道他們兩人生命中同樣都有好勇鬥狠的性格、狠戾之氣。本來「起意逃叛」就已經是死罪,羊道生對於舊部屬的求救,生不起同情心,不救他也就罷了,但因瞋恨心及好勇鬥狠的性格,逞一時剛忿,而將之慘虐至死,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,兇狠之氣,認為天不怕地不怕,造下的罪業也最大。

  我們一定會認為這麼可怕的事,我絕對不會做,但是人一起瞋心,同情心就消失,通常就會凡事計較到底,到最後什麼事都做得出來,徹底傷害別人。所以平常必須培養這顆心,就是儒家所說的「仁」,佛法講的「慈悲心」。從生活小事去做防範,遇到別人犯錯時,訓練自己生起同情對方的心,可以淨化我們的生命。體諒別人、感覺別人的感覺,可以讓我們生起「仁」,而現在社會這點非常欠缺,整個教育常忽略訓練我們去體諒、關懷別人,反倒是電視上充斥著以凌虐人、虐待動物為樂的節目,把人「不忍」、「同情 」的心都斷送掉,這對下一代將是反向教育。  

  也許有人會問:邵道是在執行任務,為什麼會有這麼重的果報?其實他在執行任務時,若能像楊自懲一樣持心仁厚(詳見前篇「持心仁厚」),對方就比較容易被感化,但他是索取賄賂不成,還把人痛打一番,極力施刑打死人不計其數,他是酷吏加上貪吏。法是為了維持社會秩序不得已才用的,惟有社會安定才能教化人民,所謂衣食足而後知榮辱。例如交通警察開罰單的目的,是為了警惕我們注意生命安全,如此民眾違規被抓時,自然生起慚愧之心,達到教化的作用。

  現在的教育強調不能體罰,因為體罰出問題,其實不是體罰出現問題,而是老師教學的愛出問題。如果沒有教育這份心存在的話,威嚇只會讓對方產生瞋恨,若對教育有一份真正的熱忱時,就能達到恩威並施的效果。假使老師看到學生就很討厭、很恨,那就與邵道的作風一樣,狠厲的心一生起,就想讓對方受傷害,因此規定不能體罰是沒什麼效用,真正要從淨化老師的心去著手,教育才會成功,問題才能徹底解決。

(福智文教基金會提供) 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rriel316555 的頭像
arriel316555

arriel316555的部落格

arriel31655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